当前位置:首页 > 委员建言
张思鹭等委员:台湾律师在大陆执业范围严重受限挫伤“登陆”热情
发布时间:2017-12-01 09:54:00 | 【字体:

  吕金朝(厦门市政协委员、厦门党外知识分子联谊会副会长、福建旭丰律师事务所主任、厦门市思明区人民政府法律顾问),张昭春(民建会员、厦门市政协提案委秘书处处长),张思鹭(民建福建省委委员、民建厦门市委副秘书长、厦门市思明区政协委员、福州大学民建经济研究院特邀研究员),刘棉星(厦门市社会发展研究会常务副秘书长)反映:台湾青年律师普遍表示在大陆职业发展严重受限,处于极度弱势地位,问题亟待引起重视。根据2008年颁布的《取得国家法律职业资格的台湾居民在大陆从事律师职业管理办法》(司法部令第115号)(简称“管理办法”),参加国家司法考试合格,取得《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职业资格证书》的台湾居民,可以依法在大陆申请律师执业。虽然现行法规对台湾居民在大陆参加司法考试和获得律师执业资格没有进行限制,但是执业范围却存在明显限制,极大影响广大台湾青年律师在大陆职业发展的热情与信心。主要问题:1.台籍律师因现行法令限制,执业范围仅限涉台民商事诉讼案件。201611月,司法部扩大取得大陆法律职业资格并获得大陆律师执业证书的台湾居民,在大陆从事涉及台湾居民、法人的民事诉讼代理业务范围,在2008年已开放涉台婚姻、继承诉讼业务基础上,新增涉台合同纠纷、知识产权纠纷,与公司、证券、保险、票据等有关的民事诉讼以及与上述案件相关的适用特殊程序的案件,开放范围扩大至五大类237种民事案件。然而,执业范围的限制并未得到根本改变,取得大陆执照的台籍律师仍然只能为台胞服务,且只能涉及民商案件,不能打刑事诉讼,不仅影响到台籍律师在陆的业务发展空间,更严重打击台籍青年律师在大陆发展热情,在高度竞争的律师行业,起步难,生存更难。2.台湾青年律师到大陆发展处于严重弱势地位。目前,在陆执业的台籍律师多为已在台执业多年的资深律师(即有两本律师证),相较之下,在大陆就读法学专业且仅有大陆律师执业资格的台湾青年律师在案源及人脉方面明显处于弱势。因为多数有两本证(大陆与台湾的律师证)的台籍律师并未实际参与办理案件,多作为掮客,将案件介绍与大陆律师,并由大陆律师主导案件办理。3.多数大陆律所对聘雇在陆就读法学专业且仅有大陆律师执业资格的台湾青年律师意愿不高。台湾律师与大陆律师在案源、人脉、实践方面并无优势,甚至处于弱势。上海博恩律师事务所律师、上海台商协会副会长蔡世明表示,台商在大陆,大多需要的是应付大陆法律诉讼问题,因此台湾律师到大陆设代表处后,不得不跟大陆律师事务所合作,并将台湾客户介绍给大陆律师事务所,因为只有大陆律师才能为台湾客户在大陆打没有民商、刑事限制的诉讼,而台湾律师就只能沦为大陆律师拉客户的业务员角色。由于诸多条件限制,台湾中青年法律人才融入大陆社会发展难。42008年以来的9年间,共有台湾居民4758人次报名参加国家司法考试,其中,308人成绩合格被授予法律职业资格。台籍律师不仅司法考试范围内容与大陆人一致,评分标准与大陆人无二异,其执业范围却受到大量限制。要在中国大陆进行诉讼案件,台湾执业律师须取得大陆律师执照才行,而取得大陆执照的台籍律师,只能为台胞当事人服务,不能服务陆籍企业及人士;诉讼案件上也只允许为台胞作民商范围的诉讼,不能进行刑事范围的诉讼。形成现在的“考全套的试,做半套的事”。这不仅未达到最初开放台籍人士报考司法考试以期促进两岸司法交流的目的,且未能吸引多数已在陆学习多年的台籍人士留在大陆发展。

    为此,建议:1.进一步扩大取得大陆法律职业资格并获得大陆律师执业证书的台湾居民,在大陆从事涉及台湾居民、法人的民事诉讼代理业务范围,除极少数涉密敏感领域的民商事案件,台籍陆照律师均能代理实际案件的诉讼。2.台商在大陆,大多需要的是应付大陆法律诉讼问题,应进一步放宽台湾律师在大陆的业务范围,允许台籍陆照律师在大陆为涉及台湾居民、法人的刑事诉讼提供代理服务,除涉及国家安全、国家秘密的敏感案件以外。3.进一步允许台籍陆照律师在大陆代理民商案件、刑事案件时,不仅可以为台胞当事人服务,也可以服务陆籍企业及人士,除涉及国家安全、国家秘密的敏感案件以外。4.台湾律师事务所在大陆设立代表处的地域范围由四省一市(上海、福建、江苏、浙江、广东)进一步扩大到除新疆、西藏、青海、宁夏以外的大陆全部省份。5.在政策放宽台籍陆照律师的执业范围至大多数的民商、刑事诉讼后,台湾律师事务所在其代表机构所在的福建省、上海市、江苏省、浙江省、广东省与大陆律师事务所联营的基础上,应允许设立直营的律师事务所。6. 允许除新疆、西藏、青海、宁夏以外的大陆律师事务所聘用台湾执业律师担任律师事务所法律顾问,提供台湾地区法律咨询服务。 

收藏】 【打印】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