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委员建言
张思鹭委员:新型政商关系要把握“五个维度”实现“四大突破”
发布时间:2018-10-29 16:35:00 | 【字体:

  张思鹭(民建福建省委委员、民建福建省委财政金融委员会副主任、民建厦门市委副秘书长、思明区政协委员、福州大学民建经济研究院特邀研究员)反映:民无商不活,国无商不兴。经济发展、产业转型、科技创新都离不开“商”,建立健康和谐、充满活力的新型政商关系,对政府、对企业都是极其重要的。实现“亲”“清”共融,既要严格规范政商交往行为,严格遵守法律法规,严守政商交往底线,也要鼓励公职人员与企业坦荡真诚交往,为企业发展靠前服务、排忧解难。一视同仁对待各类企业主体,建立公平竞争审查制度,做到权利平等、机会平等、规则平等,防止出台排除、限制竞争的政策措施,消除各类隐性壁垒。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让企业讲诚信、守商规、走正道,光明正大搞经营。对企业的扶持政策应当决策透明、网上公开。为此,建议:1、准确把握“五个维度”构建新型政商关系。一是政治与经济维度。除了政治腐败之外,经济腐败是中国腐败的主要形式,而且,政治腐败的背后几乎都有商人和商业资本的支持,所以,从严治党,杜绝腐败,不仅要从政治信仰、政治规矩、组织纪律、廉洁纪律、生活纪律等层面进行突破,还要从构建新型政商关系上进行完善。在“亲与清”之间实现平衡,是对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条件下异化消极的政商关系进行深刻反思和重新定位,旗帜鲜明地反对寻租设租和懒政怠政,充分发挥社会主义制度的活力和优越性,加强法治建设、党风政风建设,巩固党的执政基础。二是权力与资本维度。重新阐释权力与资本的规范关系,要坚决克服、避免和降低权力异化和资本异化,防止权钱转化。三是政府与市场维度。划清政商关系边界,有利于最大限度发挥资本的经济效益,解放资本的逐利性质。四是行政部门与企业维度。不断健全完善和贯彻落实权力清单、负面清单和责任清单制度,以权力清单和责任清单规范政府行为,以负面清单明确企业行事边界,有利于降低或克服市场经济中的自利人、理性人假设的局限,又有利于实现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条件下社会的公平正义。五是公职人员与企业家维度。营造政商精英集团的良性互动与成长的良好环境,既不能有贪心私心,不能以权谋私,不能搞权钱交易,也不能当甩手掌柜,让企业自生自灭,反对“亲而不清”和“清而不亲”两种倾向,有利于避免上层政商精英与下层民众的断裂。2、努力实现“四大突破”构建新型政商关系。一是适应转型发展“新定位”。创新是引领发展的第一动力,科技创新本质上靠人才驱动,在转型创新发展大背景下重新定位资本与政府的关系。政府应转变对资本的认识,摆脱长期以来过度重视物质、货币资本的惯性,更加重视人力资本、社会资本的“招商引资”,在招商引资的过程中不断深化改革,创造最优体制环境,激发社会发展活力。二是探索关系重构“新路径”。摆脱“消灭-放开”私营经济的路径循环和锁定。将新型政商关系的形成置于一种民主治理和市场制度化的内生性博弈结构之中,使“亲”“清”成为一种合理的博弈规则,并用一套制度作为载体把“亲”“清”博弈规则呈现出来。新型政商关系必须先“清”后“亲”,“清”的实现要求市场的制度化,“亲”的实现则应基于多中心国家治理结构中的人员互动。三是构建内生发展“新机制”。要转变“官商勾结、权钱交易”的政商关系必须先转变社会机制本身。当前中国社会机制的转型方向是一种走向人性的互动包容性机制。这种社会机制有三个并存发展的模式:依附式、赋权式和合作式。中国正在经历从依附式向赋权式的过渡,合作式可能在未来会成为主流。在这种互动包容性社会机制下,新型政商关系将可能表现为一种对等、合作、内生性伙伴关系。四是强化法治建设“新保障”。通过法治建设为“亲”“清”新型政商关系的构建保驾护航。“政”和“商”是现代国家治理的两大基本主体,法治是现代国家治理的本质保障。一是优化政府职责。建立职能科学、权责法定、执法严明、公开公正、廉洁高效、守法诚信的政府。二是规范商企主体行为。提升行业自治,规范企业家参政,不断强化政府与企业制度化互动,弱化官员和企业家的人际互动。如,建立各级党政领导干部联系重点企业制度,主动联系企业调研指导交流,实现及时有效的沟通。每年定期召开企业代表人士座谈会、协商会,努力为企业发展排忧解难。让正当的官商交往转化为组织行为,既让官员及时获得企业需求信息,提供及时有效服务,又能避免企业千方百计抱官员“大腿”,企图通过寻租“走捷径”满足自我发展之需。三是健全以法治为核心的社会规范体系。除强制性法律法规外,还需柔性的社会伦理为新型政商关系的构建进行价值引导。

收藏】 【打印】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