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委员建言
周毅委员:我省基层“智慧法院”建设的瓶颈亟待解决
发布时间:2018-11-30 17:38:00 | 【字体:

  (厦门市思明区政协常委,厦门市美亚柏科信息股份有限公司特聘顾问周毅)反映:这些年,在司法体制改革中,我省法院系统主动拥抱现代科技,尝试建立了智能化办案辅助系统,以大数据、人工智能协助法官办案,大大加快了办案效率,提升了审判质量,群众由此而分享到的司法“红利”越来越多。现在,全省三级法院实现了“专网全联通、数据全覆盖、业务全贯通”,研发应用了16个核心业务系统300多个功能模块,实现了以“网络”为中心的信息化2.0版加速向以“数据”为中心的3.0版转型升级,有力促进福建法院审判体系和审判能力现代化。《人民日报》曾用半个版面介绍了我省法院“智慧法院”建设情况。

  然而,基层在司法实践中,技术与法官、司法辅助人员等“人”的融合,技术与司法程序的融合等一些深层次问题也逐渐凸显出来,影响着“智慧法院”建设向着纵深发展。主要表现在:

  1、研发者与使用者脱节。现阶段司法大数据与人工智能技术主要是法院技术部门牵头,业务部门参与程度有限,工程师与一线法官脱节,有些应用反而增加了基层法官的负担。

  2、意识观念有待于提升。有相当一部分基层法官未将信息技术视为解决司法改革难题的关键力量,认为信息化只是管理部门的事,在行动上不积极、不主动、不学习、不支持。

  3、复合型人才普遍缺乏。随着“智慧法院”建设的不断推进,对复合型人才的需求越来越大,由于人手不足,一些基层法院索性将技术岗位放在办公室,“智慧法院”建设缓慢。

  此外,由于信息化技术,尤其人工智能技术实际上强化了对法官的监管能力,这也造成了部分基层法官对前沿技术的抵触情绪,工作中过分强调“法律包含大量的主观判断,涉及到人类的情感,而人工智能无法像人类一样思考,尤其无法考量案件的诸多因素”、“判决讲究‘情理法’,人工智能判案是一种机械的司法”,“智慧法院”建设过程中产生的各种数据没有得到充分的重视与利用。

  众所周知,大数据、人工智能等现代科技的发展,提高了司法效率,也为解决司法改革中“放权而不放任”、保证办案质量、对审判权进行监管等重要问题提供了科学手段。2016年7月发布的《国家信息化发展战略纲要》和12月发布的《“十三五”国家信息化规划》将建设“智慧法院”列入国家信息化发展战略;2017年4月最高人民法院印发《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加快建设智慧法院的意见》指引法院管理信息系统的智能平台建设工作;同年7月,国务院出台的《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规划》进一步提出要实现法院审判体系和审判能力智能化;中共十九大明确提出“深化司法体制综合配套改革”,大数据与人工智能技术则普遍被视为推动此举的重要路径。

  针对“智慧法院”建设过程中存在的问题,我建议:

  1、推动技术与专业的深度融合。司法大数据与人工智能专用技术的开发离不开司法知识,否则将成为流于一般化的通用技术而失去其核心竞争力。研发工程师必须以基层群众司法需求为导向,多站在法官和社会公众的角度,进一步了解法院工作程序,使信息化工作更好地服务于人民群众、审判执行、司法管理。

  2、建立法官良好信息化思维。在推进“智慧法院”建设中,管理者的认识决定应用的广度,使用者的认识决定应用的深度。基层法院应着力在审判工作与技术应用相结合上下功夫,积极倡导和努力普及信息化思维,实现“人”的现代化与“智慧法院”建设有机结合,确保法院队伍能力素质与改革的要求相适应。

  3、加大复合型人才的培养力度。我们一定要看到,人工智能对司法的影响只能是在有限的范围内,并且“智慧法院”不是审判与“互联网+”的简单相加、相减或者叠加,因此,需要设立专门的技术科室,负责信息化建设,加强法律和法理优秀人才的专门培养与综合培训,从而实现法院各主体间智慧的乘数效应。

  另外,从司法实践看,打造“智慧法院”,还需进一步打破“信息孤岛”,实现更加广泛、通达、高效的信息共享。以破解“执行难”为例,如果银行、财产登记机关等信息与司法机关对接共享,无疑能提升案件执行的效率,也是改善司法运行效率的一个很重要的环节。

收藏】 【打印】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