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委员建言
杨艳委员:关于对知识产权领域“钓鱼式”维权诉讼进行有效治理的建议
发布时间:2020-01-06 11:18:00 | 【字体:

  最近几年,与知识产权有关的维权诉讼呈“井喷”式增长,其中涉及互联网图片侵权的诉讼占了相当大一部分。究其原因,一方面固然有国家对知识产权保护力度不断加大和权利人维权意识增强的因素,但也不乏一些主体利用现行法律政策打造“维权产业链”进行商业式维权,甚至进行“碰瓷式”、“钓鱼式”维权,提起大量牟利性知识产权侵权诉讼的情况。

  以互联网图片领域的“钓鱼式”维权现象为例,一般存在以下特点:一是被诉侵权图片在互联网上已被大量、长时间使用,或者图片库本身提供免费、无水印的图片下载和分享;二是被侵权人在发现图片被使用后不立即告知,而是等侵权图片达到一定数量后再联系侵权企业,在联系过程中一边通过商务人员谈“合作”,一边通过法务人员扬言起诉进行施压,使得企业疲于应付。三是在对象选择上,综合实力较强、商誉较好、使用图片数量较多的公司更容易成为被索赔对象。

  “钓鱼式”维权的乱象催生了一批职业维权公司,在全国各地提起了大量的侵害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纠纷案件。

  通过诉讼方式获得的赔偿利益远远高出图片授权商业获益,是互联网图片“钓鱼式”“维权产业链”形成的基础和契机。近年来由于国家加大知识产权保护力度和其他综合因素,诉讼中一审法院对于一张图片的判赔金额往往高达千元,远高于二三百元的图片授权市场价格。很多涉案图片反映的只是普通景物,拍摄难度并不大,更谈不上独创性和稀缺性,却仍然能获得高额赔偿。而现实中法官面对大量同类诉讼的“一刀切”的判决具有一定的普遍性,即使个案中被诉侵权企业的代理律师提出了有效抗辩事由,但基于“同案同判”的原则,法院往往还是倾向于认为侵权事实客观存在,不再区分侵权的具体主观恶意及前案赔偿的合理性问题。对于败诉风险的担忧和对于诉讼成本的考量使得被诉侵权企业不得不寻求在一审阶段和解了事,极少上诉至二审法院。

  维护知识产权是社会共识,但诉讼维权不应成为一种营销式的商业模式。“钓鱼式”维权的行为虽然在表面上是通过合法途径维护自己的权益,实际上却是将法律作为获取利益的工具,是以司法为手段、以牟利为目的。“钓鱼式”维权现象的泛滥不仅达不到市场效益与社会效益的双赢,而且可能引发更多的争议和纠纷。

  或可参照的是前几年爆发式增长的知假买假“职业打假”维权诉讼,最高人民法院有关文件中指出:“从目前消费维权司法实践中,知假买假行为有形成商业化的趋势,出现了越来越多的职业打假人、打假公司(集团),其动机并非为了净化市场,而是利用惩罚性赔偿为自身牟利或借机对商家进行敲诈勒索。更有甚者针对某产品已经胜诉并获得赔偿,又购买该产品以图再次获利。上述行为严重违背诚信原则,无视司法权威,浪费司法资源,我们不支持这种以恶惩恶,饮鸩止渴的治理模式。”

  健全的市场经济,需要规范有序的市场监管体制。目前多地工商部门已开始查处图片公司维权乱象,这是限制图片公司非法维权的一项重要举措,但仍尚无法律法规对知识产权领域的“钓鱼式” 维权进行界定和规制。鉴此,我们建议对于知识产权领域“钓鱼式”维权诉讼进行有效治理,具体措施可以考虑:

  1、 加强普法宣传,提高企业的知识产权意识,不要因无心之失侵犯他人的知识产权。

  2、 建议人民法院等相关部门从源头出发,更深入地了解实际情况,对于“钓鱼式” 维权行为进行前瞻性考量,切断利用司法谋取不合理收益的维权利益链。

  3、 通过合理途径请司法系统开展相关调研,推动最高人民法院适时出台司法解释或者指导性案例,逐步遏制提起牟利性知识产权侵权诉讼的行为。(思明区政协委员杨艳)

收藏】 【打印】 【关闭